當前位置:首頁 >> 市場前沿

全球疫情如何影響中國產業鏈?

發布日期:2020-03-30 11:16:33     來源:江淮機電網      編輯:jyy

  疫情全球發酵,從事件沖擊演變至鏈條傳導。中、美、日、韓、英、德、法、意、西班牙及伊朗在內的十大重點疫區的GDP及進出口總規模分別占全球總量的63%和48%,鏈接世界各國經濟脈搏。由于疫情國多為順差國,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將逐漸由“需求”蔓延至“供給”。


  全球供應鏈擾動,中國影響由內及外。中國制造業規模全球之首,產業鏈全球最長最全,是亞太地區最重要的供應鏈輻射中心。全球疫情發酵下中國的影響分為兩個步驟:中國供給按下暫停鍵后率先沖擊全球供應鏈某些環節;隨著疫情的蔓延,中國對當前疫情國的進口依存度>出口依存度,海外供應鏈梗阻與需求回落反過來進一步影響中國。


  供需視角,看全球供應鏈變動對中國產業影響。首先,中國作為全球價值鏈的供給方,供給能力從“暫停暫停”至“逐步修復”。后續影響中國供給(出口)的因素主要在于疫情發酵下的全球需求。其次,中國作為全球價值鏈的需求方,日韓德是中國當前最重要的來料進口國。若疫情影響了海外供給/物流停滯,將對中國進口鏈條的產業產生影響。


  1疫情全球發酵,從事件沖擊演變至鏈條傳導


  疫情是一個動態風險,起初是一個事件沖擊,但隨著傳播范圍的擴大和持續時間的增加,正常社會條件中受沖擊的要素就越多,相應的負面影響也會升級。與之前幾次全球廣泛傳播的流行病疫情相比,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已經沖擊到全球多個重要經濟體,相應的鏈條傳導仍在延續。


  1.1 越來越多的全球重要經濟體受到疫情蔓延


  海外疫情迅速發酵由潛伏期轉入爆發高峰階段。2月19日海外新冠肺炎累計確診病例超過1000人,海外疫情進入快速發酵階段,韓國、意大利、伊朗等國家累計確診病例快速增長。世界衛生組織自2月28日將新冠病毒感染的全球風險上調為“非常高”,新冠病毒肺炎確診人數激增,形勢嚴峻,截至3月10日,境外確診病例已經超過33,000人。分區域來看,當前亞洲疫情最為嚴重,歐洲次之。自二月下旬,疫情開始在韓國、日本迅速蔓延,伊朗則因防控能力較為有限,傳播態勢較快;歐洲疫情則自意大利北部向整個歐洲大陸蔓延,目前意大利已經采取封國的措施;北美則以美國為主新增病例呈現逐步上升。從海外疫情發展看,當前累計新增仍處于加速狀態,對應每日新增仍在上升。



  與歷史上的全球幾次大規模流行病疫情相比,不可低估本次疫情的嚴峻性及后續鏈條影響。


  ●與SARS/MERS等歷史兩輪冠狀病毒引起的疫情相比,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感染人數與致死人數已遠超出。本次疫情多點爆發,全球感染人數與死亡人數超出過去兩輪冠狀病毒感染的SARS與MERS疫情。


  ●與HIN1/H7N9等流感疫情相比,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20多種疫苗仍在研發階段,治療方法正在臨床實驗,暫時無法靠疫苗與藥物進行快速遏制。


  ●最重要的一點,與埃博拉、ZIKA等病毒疫情相比,本次疫情沖擊的國家范圍更廣,且發達經濟體受到波及,對全球大型經濟體產生更負面影響。埃博拉與ZIKA病毒主要集中爆發在非洲、拉丁美洲個別國家,而對世界影響以點狀分散。但本次疫情已波及美國、日本、歐洲等發達經濟體,并呈現蔓延趨勢,對于全球經濟的影響更為深遠。


  當前全球重點新冠病毒疫區在全球經濟體量中占據重要地位。包括中、美、日、韓、英、德、法、意、西班牙及伊朗在內的十大重點疫區的GDP及進出口總規模分別占全球總量的63.22%和47.73%,在全球的經濟地位舉足輕重。其中日韓兩國作為制造業中上游產品主要出口國,中東地區作為世界石油的最大出口地,美股市場作為全球資本市場風向標,都是全球產業鏈及資金鏈中的重要環節,鏈接世界各國經濟脈搏。



  1.2 疫情國多為順差國,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已由“需求”蔓延至“供給”


  根據新冠疫情的發展情況不同,疫情對海外國家的影響邏輯主要可分為三個階段“壓制部分需求—>壓制供給—>全面壓制需求”。


  階段一,先壓制部分需求。疫情擴散初期,全社會處于從認知期到恐慌期的過渡,部分日常需求受到壓制,比如交通出行、餐飲、娛樂、旅游等。這一期間市場會下調經濟增長預期,通縮預期逐漸升溫,一般幅度的貨幣政策的效用有限。階段二,疫情明顯擴散,壓制供給和物流。由于市場意識到供需均受到壓制,通縮預期反而會有所緩和。在此階段更多企業的經營可能會受到沖擊,對于杠桿高、償付較大程度依賴企業現金流的經濟體而言會出現較為棘手的局面。雖然降息難以解決供應鏈的問題,但可以避免金融環境收緊,這一階段普通強度的政策刺激作用效果可能不大,市場可能會預期決策層實施更強有力的對沖政策來支撐經濟。階段三,若疫情全面擴散并遲遲得不到有效控制,則會全面壓制需求。若疫情全面擴散并持續時間較長,難以得到有效控制,則全社會失業率會有所升高、收入出現相當長時間的下滑,家庭部門收入的下降會全面壓制需求,經濟衰退壓力增加。


  當前以美國為代表的多數海外國家剛剛處于第一階段(壓制部分需求)。但由于目前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主要是出口順差型經濟體,因此對于全球經濟的影響可能已逐漸進入第二階段(即壓制物流/供給),從而對全球供應鏈產生影響。



  2全球供應鏈擾動,中國影響由內及外


  疫情的全球發酵,在產業鏈全球化的合作背景下影響更為深遠。出于降低成本的戰略,大型跨國公司布局全球工廠已是當今全球供應鏈的最主要模式。中國作為制造業強國,在本次疫情按下暫停鍵后率先沖擊了全球供應鏈的某些供給環節;而隨著疫情的進一步發酵,海外供應鏈的梗阻也將會進一步影響中國。


  2.1 中國制造業產業鏈在全球的優勢地位


  據WTO報告,2000-2017之間,全球制造業供應鏈發生巨大變化,中國成為全球供應鏈上不可或缺的輻射中心,已是亞太地區最重要的供應鏈主導國家。2000年,全球供應鏈的主導國為美國、德國和日本。其時供應鏈主導國與其相鄰國家關系最為緊密——美國和美洲各國,尤其是加拿大和墨西哥的供應關系最為密切;日本則與韓國、印度、澳大利亞以及亞太國家的供應鏈相關性最高;而德國則是歐洲最大的供應鏈集合體。2017年,中國后來居上——不僅取代日本,成為亞太地區最大的供應鏈主導國,同時在全球供應鏈的影響規模、輻射范圍上大幅超越2000年的日本,成為當前全球制造業供應鏈上舉足輕重的大國。



  中國制造業的特點是:規模位居全球之首,產業鏈全球最長、最全。從總量上來看,自2010年起中國制造業規模已經超越美國,成為全球制造第一大國。從產業鏈的長度、廣度上來看,中國在全球具備一定優勢——在17大類貨物出口行業中,美國、中國和德國的關鍵性出口行業門類最全;在商品出口金額超過全球出口總金額0.2%行業數量上,中、美、德排名前三,其中中國16個,美國13個,德國9個。


  

  2.2 中國與目前疫情擴散國的貿易依存度


  隨著中國內需內供鏈條逐步恢復,疫情對中國的主要風險開始從內部轉向外部,海外疫情風險擴大后中國對外依存度較高的行業壓力上升。


  我們從總量和結構兩個角度來衡量中國與當前疫情最嚴峻6個國家的貿易依存度——


  首先,從進出口占比上看,當前重點疫區與中國的貿易關系非常緊密,貿易額占比接近四成。過去10年,我國與9大新冠病毒重點疫區國家進出口總額占全部進出口總額的比重約為40%。其中,美、日、韓、德四國在我國的進出口占比中均超2%。隨著海外疫情的發酵,或對我國對外貿易的供需兩端造成一定的沖擊。



  其次,從主要商品來看,中國對當前海外疫情最為嚴重的7個國家的進口依存度>出口依存度,但也有部分可能屬于進料加工或來料加工裝配而遞進影響出口鏈條,密切關注這些地區的疫情發展和防疫措施。從進出口貿易結構上來看,韓國、日本、德國是中國最為重要貿易的伙伴之一。在中國占比最高的7章進口商品中(7章合計超過總進口的69.5%),該7國合計占比超過40%的有5章。而中國占比最高的11章出口商品中(11章合計超過總進口的70%),該7國在任一一章的合計占比不超過25%,占比超過20%的有4章。由于當前海外疫情在生產端暫未造成大規模影響(主要的影響來自于中國前期的停工),因此需求端或率先受到抑制,沖擊上出口鏈條先于進口鏈條,但由于中國對韓、日、德三國的進口依存度較高,且三國的現有確診處于上行階段,因此仍需謹慎對待可能的供應鏈沖擊,密切關注疫情發展和海外供給端情況變化。



  3從供需視角,看全球供應鏈變動對中國產業影響


  中國與海外疫情的發酵有先后錯位,對全球供應鏈產生迭代影響。作為全球供應鏈的關鍵環節,我們從中國的供需視角(進出口結構與流向,全球投入產出表)來展開分析,以此拆解對于A股相應產業與公司的后續影響。


  首先,中國作為全球價值鏈的供給方,供給能力從“暫停暫停”至“逐步修復”。后續影響中國供給(出口)的因素主要在于疫情發酵下的全球需求。由于疫情從中國開始爆發,中國利用春節假期階段生活與生產隔離造成了需求與供給的暫停,對全球供應鏈率先產生影響。不過隨著中國疫情控制取得成效,各地復工復產穩步推進,因此我們站在當前視角,更有價值的是對疫情爆發國的需求品類做細致的拆解。潛在影響路徑如下——


  ●路徑一受損:中國出口流向疫情國占比最高的商品將率先受到影響(服裝、半導體與集成電路、光學與精密儀器、化學品、空調等)


  其中,需求彈性大/附加值低的可選消費品需求暫緩,且很難隨著疫情的緩和需求有爆發性的修復,負面影響程度更大(服裝、玩具、家具、家電)


  ●路徑二受益:疫情國全球市占率具備優勢,供應鏈受阻后中國供給形成替代的行業將階段性受益(集成電路、面板、汽車零部件)


  ●路徑三受益:隨著中國供給恢復,海外需求平穩或上升的行業邊際改善(口罩等醫療防護用品、光伏設備)


  其次,中國作為全球價值鏈的需求方,對于疫情嚴峻國家的進口依賴度比出口依賴度更高。日、韓、德均是中國當前中間品最重要的來料進口國。如果疫情發酵影響了海外部分供給/物流停滯,將對中國進口鏈條的產業產生影響。日本和韓國是中國電子計算機等細分鏈條的最重要來料方,日本和德國是中國機械設備、醫療設備、交運設備等精密設備的最重要來料方。疫情對中國進口的影響路徑如下——


  ●路徑一受損:中國進口來自疫情國占比最高的商品將率先受到影響


  其中,需求彈性大/附加值低,海外成本具備優勢的進口來料品。由于同質化高國內或有替代品,因此進口鏈條受阻的影響不大(化學品、塑料制品)


  其中,自疫情國進口的高附加值零件/設備面臨斷供與漲價風險(光學影像、醫療器械、車輛及零部件、PCB、集成電路與半導體等)


  ●路徑二受益:沿著上述思路,從疫情國供應斷裂的高附加值行業尋找“國產替代”良機(光學影像器件、半導體、醫療器械)


  ●路徑三:當前資源品進口受疫情沖擊小,價格下行使國內進口鏈的下游行業成本下行(礦石、能源),但需要對中國工業生產的需求恢復保持跟蹤



  4中國作為供給方,疫情國需求影響中國出口


  由于疫情從中國開始爆發,中國利用春節假期階段生活與生產隔離造成了需求與供給的暫停,對全球供應鏈率先產生影響。在這個過程中,部分跨國企業在中國的加工部件率先受到影響——以蘋果在中國的代工廠富士康為例,春節后富士康鄭州廠區的生產停滯對全球Iphone手機的供貨量短缺產生影響。


  而隨著中國復工復產的穩步推進,中國的供給能力將逐漸修復,中國供給對全球供應鏈造成的階段性缺位將有所回補,而全球需求變動/物流受阻成為影響中國供給的后續因素。我們選取中國19年出口權重最大的11章及其中的14類重點商品作為考察。


  總量上,疫情目前最嚴峻的國家并非中國出口權重商品的最重要依賴國。以海關總署HS2產品章目分類,中國19年出口商品主要集中在98章中的11章,前11章商品的出口額占中國出口比重超過70%。目前疫情最嚴峻的國家在任意一章的合計占比均不超過25%,占比超過20%的也僅有4章。


  結構上,從中國出口權重商品的流向來看,占比最高的地區是日本、其次是韓國。前11章商品中有9章商品出口向日本的占比超過5%,有3章商品出口向韓國的占比超過5%。疫情國的需求抑制影響,從中國出口角度,日韓影響高于歐洲。


  下文我們主要以中國出口占比最高的HS2口徑11章商品(下表)作為重點分析對象,考察疫情下的受益及受損路徑——





  4.1 路徑一:出口流向主要集中在疫情國的商品需求將受到影響


  隨著中國供給對全球供應鏈造成的階段性缺位將有所回補,疫情壓制全球需求變動成為影響中國供給的后續因素。從出口端的影響來看,全球疫情國的生活與生產需求暫緩,將對中國出口鏈條的行業與企業產生影響。


  首先,按中國19年出口權重最高的11章商品,我們梳理了向目前疫情最嚴峻的國家(日韓意法德新加坡)出口占比超過20%的品類將受到影響——主要集中在服裝、二極管與半導體、集成電路、光學與精密儀器、化學品、空調、鍋爐與機械器具等。其他的如家具、計算機存儲器、鋼鐵制品、電機與電氣設備等商品向疫情國出口的占比也普遍超過15%。



  根據商品的需求彈性大小與附加值高低,我們甄別上述出口鏈條的商品后續受疫情國需求擾動的持續性或有不同。高附加值的商品可以尋找替代的流向或受沖擊較小,而低附加值的商品或受到需求的遏制而有負面影響。


  那么如何評判中國制造出口的商品是否具備高附加值?我們可以從全球投入產出表的中國商品海外增加值(UIBE口徑 GVC)來作為一個側面的指征。中國各行業產出的國外增加值占比分成三擋:


  ●資源品。中國的資源品海外增加值占比較高,主要是能源生產國家增值。


  ●高附加值零部件/儀器/設備。以電子計算機設備、電氣設備、交運設備為主,中國產該類商品的海外增加值占比較高,體現了全球精尖技術的加工融合,而中國產出品的國內附加值相對較低。


  ●低附加值消費。以家具、紡服等終端消費品為主,中國產出商品的國外增加值占比較低,屬于海外增值環節的低附加值商品。其中需求彈性大的可選消費會受到需求波動的影響。



  4.2 路徑二:需求彈性比較大的低附加值消費品受損


  前文提到,根據全球投入產出表中國商品的海外增加值占比,一些低附加值的商品如果需求彈性較大,會受到海外疫情下需求萎縮的負面影響。從中國向疫情國出口占比較高的商品中,服裝、玩具、空調、家具等可選消費的需求彈性較大。類似商品與出口國的消費景氣度密切掛鉤,隨著疫情國家的需求下降或后延,這些出口鏈條的行業將受到負面影響,且預計很難隨著疫情的緩和需求有爆發性的修復。例如,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服裝出口國,根據HS2口徑中國19年對針織服裝(61章)及非針織服裝(62章)的出口在全球份額占比超過30%,而主要的流向在于美國、日本、德國、英國、韓國,出口流向上述國家的占比超過50%。



  類似的,中國也是全球最大的玩具和運動用品出口國,根據ITC的統計數據18年中國出口該類商品占全球的比重接近一半(48%)。主要的流向國也受到了疫情的沖擊,向美國、日本、德國的出口占比超過44%。



  因此,在中國生產/物流供應暫緩的過程中,全球的服裝、玩具等低附加值消費品的供應鏈條受到影響。而隨著中國生產/物流的恢復,上述商品反而進入到了海外疫情國的需求受阻階段。因此低附加值可選消費的出口將受負面影響。


  4.3 路徑三:疫情國全球市占率具備優勢,供應鏈受阻后中國供給形成替代的行業將階段性受益


  疫情給出口鏈條企業的外部需求帶來風險,但我們也可以從另一個視角尋找疫情下全球供應鏈格局變化對于中國部分產業的受益機會。


  如果某類商品,疫情國占據全球市場份額的主要優勢(出口份額全球前列)。那么在當前疫情國供應鏈受阻后,中國相關商品能否搶占全球出口份額?形成替代效應的出口行業反而受益。


  首先,我們看到疫情國在全球出口份額中占據領先地位的行業包括:計算機電子光學產品(韓國,日本),光學及檢驗醫療設備(德國、日本),化學制品(韓國、日本),車輛及零部件(德國、日本)等。例如韓國是集成電路的出口大國,三星、SK海力士等電子名企技術與規模優勢巨大;而日本與德國在光學儀器、醫療設備、汽車及零部件領域占據領先優勢。中國在上述領域的出口份額相對靠后,且以中低端產品線路為主形成差異化競爭。



  從國內的生產技術、研發投入、出口競爭力的邊際變化來看,國產商品有望借此契機加速擴寬全球市場份額的行業包括:集成電路、面板、汽車零部件等領域。


  近年來中國集成電路出口技術附加值有所提升,國內中高端供應商可借機提升全球份額。韓國2018年全球出口份額中占據15.6%,中國大陸集成電路出口份額為12.0%,且進口量遠大于出口量,受限于技術水平,出口商品多為中低檔產品。隨著2014年國家集成電路產業基金設立,2018年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把推動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放在實體經濟發展的首位”,以及2019年2000億產業投資基金二期成立等政策資金的扶持,一批如紫光國芯、兆易創新等國產集成電路龍頭企業逐漸壯大,2019年中國大陸出口額同比增長20%。同時7nm芯片與NAND閃存等技術突破,表明中國自主研發能力正逐步趕上國際龍頭企業,出口產品技術附加值不斷提升,2019年出口均價為464.5美元/千個,同比增長19.1%。隨著疫情國停工減產或運輸受阻,全球供應鏈將面臨緊缺風險,國內中高端集成電路供應商可借機提升全球市場。



  部分中國汽車零部件也形成了國產替代趨勢,有望在日德等疫情的背景下進一步得到催化,提升全球份額。在汽車銷量顯著增長的背景下,汽車零部件作為產業上游充分受益并在一些細分零件領域培育出本土優質廠商,像自動變速箱、內飾件、底盤和電子電器相關零件潛在國產替代空間遼闊。以雙離合變速器(DCT)為例,2016年之前的核心技術被美國及德國廠商壟斷,但近年來比亞迪、上汽、廣汽等自主品牌車企紛紛自主開發,自主DCT變速器均已實現量產上市。雖然高端的零部件關鍵技術仍被德日巨頭壟斷,但一些與海外形成差異化競爭的國產零部件有望在海外供應/物流受阻階段提升全球市場份額。


  此外,中國面板出口份額全球第一,不過海外疫情加速了日韓廠商LCD面板產能退出,具備產能和技術優勢的國內龍頭企業有望受益。中國雖然是面板全球出口份額的第一名(全球出口份額超過35%),但韓國、日本也是世界液晶面板的重要出口國,分別占據全球出口份額的19%和6%。本次疫情之前,全球大尺寸面板價格處于歷史低位,韓國廠商(主要是三星和LG Display)計劃退出部分產能以減少損失,自2019年三季度以來已下調高世代線(主要用于生產TV面板)產能利用率30%-40%。當前日韓疫情對于大尺寸面板的供給產生影響,如LGD的龜尾市模組廠離此次韓國疫情的重災區大邱較近。疫情會加大海外面板廠商的產能退出進度,未來產能增長的主要是來自于大陸廠商,國內LCD面板出口份額有望進一步提升。



  4.4 路徑四:隨著中國供給恢復,海外需求平穩或上升的行業邊際改善


  最后,我們考察中國供給端從“斷供”至“修復”過程中,全球需求平穩或進一步上升的行業,或受益于行業需求邊際改善帶來的供需共振。


  首先,疫情催生了全球口罩、手套、檢測品等醫療防護用品的需求爆發增長,中國生產線的修復與開工帶來產能提升并向全球供應,并且目前相關醫療防護用品的出口還享受了部分關稅優待政策。中國駐韓國大使館新聞發言人9日表示,中方將于3月10日起向韓國出口口罩首批500萬只。而相應的醫療防護用品出口業享受了進口國家的關稅優待:日前英科醫療發布公告稱,美國近日對從中國進口的100多種醫療產品免除了進口關稅,其中包括公司的主要產品丁腈手套醫療級。其次,電機電氣設備是中國出口占據領先位置的行業(2019年出口額行業第一)。光伏產業鏈供給優勢塑造全球競爭力,中國國內的光伏組件生產已從2月的停滯狀態有所復產,而以歐洲日本為代表的海外地區需求并未受到疫情的影響,3月以來將陸續修復,帶來量價提升。2020年海外光伏裝機市場預計達到100GW級別,光伏并非快銷消費,受到疫情短期影響的需求會有回補。目前光伏組件和輔料廠商陸續復產,隨著復工及運輸渠道打開,國內建站恢復,海外需求支撐光伏行業有望迎來量價齊升。



  5中國作為需求方,疫情國供應鏈影響中國出口


  目前疫情在全球進一步發酵,對于蔓延形勢及后續對全球供應鏈的影響只能保持動態跟蹤。從中國作為需求方的角度,我們需要甄別疫情國供應鏈受阻對中國部分進口依賴行業上游鏈條產生的影響。


  從中國關鍵產業鏈的全球投入產出表來看,日本和韓國是中國電子計算機等細分鏈條的最重要來料方,日本和德國是中國機械設備、醫療設備、交運設備等精密設備的最重要來料方。因此從進口角度評估潛在的疫情國供給變化變得重要。


  總量上,中國對于當前疫情最嚴峻國家的進口依賴度比出口依賴度更高。以海關總署HS2產品章目分類,在中國19年進口占比最高的7章商品中(7章合計占總進口的70%),該7國合計占比超過40%的有5章。


  結構上,中國對韓、日、德三國的進口依存度較高,且三國的現有確診處于上行階段,因此仍需謹慎對待可能的供應鏈沖擊。中國進口規模最高的7章商品中,從韓國、日本、德國進口份額超過10%的分布涉及了其中的4章,而從意大利、新加坡等其他疫情國的進口占比不大。


  下文我們主要以中國進口占比最高的HS2口徑7章商品(下表)作為重點分析對象,考察疫情下的受益及受損路徑——



  5.1 路徑五:自疫情國進口的低附加值商品可尋求替代,或沖擊不大


  首先,中國從疫情國進口的低附加值中間品/消費品,由于國內產品的替代彈性大,受到供應沖擊的影響較為有限。日韓是中國中間品的重要來料國。以中國進口來料敞口相對最大的日韓為例,中國進口品類中占比較靠前的低附加值品類包括:塑料制品、化學制品、賤金屬及制品等。中國自日本、韓國19年進口金額最高的商品中,化學工業品分別位列第二、賤金屬制品分別位列第五第六、塑料制品分別位列第五第四。


  低附加值中間品自海外進口的原因主要在于成本而非技術,因此從供應角度可階段尋求國內替代品。雖然這部分來自疫情國的商品在中國進口品類中的占比較高,但由于附加值低、中國尋找國內替代品的難度不大(海外或主要是成本優勢),因此從供應的角度對中國產業鏈下游影響有限,反而有望帶來國內替代性公司的份額提升。



  5.2 路徑六:自疫情國進口的高附加值零件/設備面臨斷供與漲價風險


  除了低附加值商品外,中國自日韓德進口的高附加值的精密零部件/設備也占據了重要比例。部分進口依賴型行業可能面臨供應鏈短缺或漲價風險,但同時迎來較好的國產替代機遇(若下游需求未受到顯著影響)。


  中國從主要疫情國進口占比較高的商品主要有光學影像、醫療器械、空調、車輛及零部件、廣播電視傳輸設備、PCB、塑料制品及其副產品、集成電路(半導體)、顯示接收裝置及二極管晶體管和類似半導體等9個細分品類。其中,除塑料制品及顯示接收裝置的產品附加值相對較低,全球可替代產業鏈較為豐富以外,另外7個品類均屬于科技含量、產品附加值較高的商品。



  疫情國為主要供應方的“難以替代”商品面臨斷供或漲價風險。在前文我們提到,進口一類是同質化高且附加值低、海外成本具備優勢的商品;另一類則為高附加值的高科技零部件產品。進口依賴程度高的高附加值商品通常具備科技含量高、不可替代性強的特點,因此以海外疫情國為主要供應方的高附加值商品出現產能困擾時,容易出現斷供或漲價風險,使得依賴上游供應的產業鏈上的行業受損。


  部分半導體零部件、PCB、車輛及零部件因缺乏足夠供給替代,在疫情國供給受到影響時,產業鏈下游或因原材料斷供或漲價而受損。從國際投入產出表來看,電子計算機光學產業鏈條中,來料主要來自于疫情較為嚴重的日本和韓國;PCB方面,68層以下PCB國內廠商已實現商業化量產,具備替代能力,但在120層量產技術上還未完全成熟,對日韓廠商仍較為依賴。車輛及零部件方面,發動機與控制系統、電噴系統、汽車主動安全、高端變速箱等關鍵技術均被德、日巨頭壟斷,尚處于趕超階段,缺乏替代能力。


  5.3 路徑七:化危為機,從疫情國供應斷裂行業尋找“國產替代”良機


  疫情惡化之下,海外疫情國供給如若受損,對于“不可替代”的產品,會給我國產業鏈帶來原料或零部件的斷供或漲價的損害;但隨著我國技術水平快速追趕甚至后來居上,在部分進口依賴較強的品類上我國產品已經具備一定的替代能力,海外供給的減少則會加快“國產替代”的步伐,具有替代能力的行業迎來市場占有率提升的良機。


  其中,光學影像器件、半導體材料、醫療器械等方面,我國當前具備較強的替代海外產業鏈的能力,有望在疫情國供給受限時獲得“國產替代”催化。


  我國在光學影像器件細分領域對主要疫情國進口依存度極高,隨著技術進步我國替代能力已迅速加強,疫情之下有望加速替代進程。我國2018年在光學影像器件的進口金額約為1025億美元,占世界進口量的16.8%,是世界光學影像器件的第一大進口國;其中,從6大主要疫情國家進口的比例高達45.3%,細分品類來看,我國對疫情國進口依存度高于50%的光學影像器件細分品類多達5個。國內光學影像產業從2008年開始迅速發展,產量不斷提升,逐步擁有了一定的技術積累。當前我國在主要的兩類市場空間正快速擴大的光學影像產品上,具有較強的國產替代能力——(1)光纖光纜。乘5G建設東風,基站快速建設下光纖光纜市場空間得到快速提升。通信產業的不斷發展擴大了光纖光纜的市場需求,在5G引領下,我國光纖光纜的研發技術也走在了世界前列,國產光纖光纜產業所占全球份額也正不斷增加。2017年我國光纖產量約占全球65%,而生產核心中間產品國內產能約占全球45%。我國光纖光纜主要從日、韓兩國進口,疫情之下替代進場有望加速。(2)光學鏡頭。2008年以來,在我國軍工技術的發展支持下,我國光學鏡頭技術得到了快速發展,以舜宇光學為代表的公司在光學鏡頭上逐步獲得市場認可。當前新型智能手機對拍攝的需求呈指數型上升,3DSensing(前置結構光+后置ToF)與三攝、潛望式成為未來創新的重點,手機對于光學鏡頭的需求爆發式增長。2018年我國從日本進口的攝像頭占比高達62%,依賴度極高,在新冠病毒疫情之下,疫情國產能或受影響,國產光學公司有望得到更強的替代催化。


  半導體方面,我國部分技術已成功追趕上世界步伐,疫情或幫助國內半導體企業借機接管部分海外企業市場份額。當前我國半導體行業國產化率較低,2018年,國內半導體進口額高達2704.08億美元,是全球半導體進口第一大國,其中,從疫情較為嚴重的韓國、日本兩國進口量占比超過30%國產替代空間較大。當前國產半導體技術研究不斷加速,部分技術已邁入世界第一梯隊——2019年10月中芯國際宣布14nm芯片正式量產;兆易創新在Flash芯片上取得多項創新突破,并獲得AEC-Q100認證;晶片方面,晶盛機電自主研發直拉式全自動晶體生長爐、鑄錠多晶爐等產品,實現了12英寸的半導體級單晶設備的量產;華為海思則成功自主研發麒麟系列芯片,與高通驍龍系列芯片同臺競技。疫情較為嚴重的日本和韓國在全球半導體產業鏈中,主要位于芯片制造和芯片封測的環節。在這兩個環節當中,國內企業與日韓企業的技術和產能差距正在不斷收窄。在疫情發酵的過程當中,若日韓企業在產能供給或運輸上遇到阻礙,國內半導體企業有望抓住機會實現“國產替代”,提升市場份額。



  醫療器械方面,高端醫療設備“國產替代”可期。過去十年,我國生產的醫療器械產品主要以中低端醫用敷料、耗材及保健用品為主,以CT、核磁共振為代表的大型設備和心血管高端植入物等領域仍被跨國公司所壟斷。近幾年,國內醫療企業加大創新力度、提升產品質量,高端醫療器械產業發展迅速,超聲診斷、體外診斷、心血管耗材等產品已經在國際市場上具備影響力和競爭力。而在疫情背景下,高端醫療器械國產替代可期。2018年,我國醫療器械年進口金額近170億美元,其中重點疫情國家所占份額為34.1%,共計57億美元。隨著疫情發展,來自疫情國家的進口或將受到沖擊,供應鏈不確定性下,國內醫療設備領先企業有望加速實現高端進口替代。



  5.4 路徑八:資源品進口受疫情沖擊小,價格下行使國內進口鏈的下游行業成本下行


  中國也是資源進口國,但從本次疫情來講資源品的供應影響不大,但需要警惕全球風險資產震蕩下的大宗商品波動風險。


  從中國進口數據及全球投入產出表來看,中國在資源品鏈條主要出于原料進口方。石油等能源品的主要進口來源是俄羅斯和沙特,而礦石和礦渣等非能源資源品的最主要的來源是澳大利亞和巴西,從進口渠道來講暫時不受到當前疫情的影響。


  目前全球大宗商品價格持續走低,國際原油價格下跌是中國疫情爆發、全球疫情擴散背景下,市場對于經濟下行、運輸業停滯等因素的擔憂,而3月供給沖擊使國際油價再次重挫。雖然進口來料的大宗商品價格下行或使得國內進口鏈條的下游行業成本下降,但需要對中國生產需求的恢復情形保持動態跟蹤。




分享到:0

安徽省機電行業協會微信公眾號

江淮機電網微信公眾號

体彩11运夺金开奖